动态更新

我在悉尼上高中

澳洲 2010/6/28 16:05:24

王羽 ( 北京 )

当我接到悉尼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,站在我身边的妈妈竟然激动的热泪盈眶,她紧紧地搂着我。我心里明白,我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爸爸、妈妈,因此我当时并不激动,我似乎一直在考虑的就是我的爸爸、妈妈为了我付出太多,我不能令他们失望。

但是,一年半在澳洲的学习、生活和为考上大学的奋斗,让我十分难忘。

我在北京读中学时的成绩并不好,中等水平使爸妈常教训我,在竞争十分激烈的国内大学考试,我恐怕很难过关。有一天,我听到他们在议论,有个在澳州的朋友可以帮忙送我去悉尼读书,在那里我可能会跳上龙门。

我对澳大利亚没有多少认识,只知道一个十分遥远的城市,有一个美丽的歌剧院。当那天爸爸对我说:你一定要上大学,澳大利亚会给你这个机会,哪怕是学了英文,将来才更有出息。

我一生都听爸妈安排,去就去吧。我知道他们花了许多钱,妈妈从做生意当老板的舅舅那里一下子就借了十万块,还要送礼托关系搞了存款证明、护照、交学费、办签证。那些天,爸、妈整天忙碌,折腾了大半年,终于在我读高一的时候,爸爸、妈妈、舅舅、姑姑一大家人把我送上了中国民航去悉尼的飞机。

第一次坐飞机就是出国,同飞机的还有 4 、 5 个象我这样的小留学生,对前景、对未来、对即将来临的异国生活,我既不害怕,也不激动,我想人家行、我也行,走着瞧吧。

爸爸的朋友王叔叔在机场接了我。他并没有带我回家,而是把我带到了一对澳洲老夫妇的家,从此我就在这里开始了我的澳洲留学生生涯,我跟他们一起生活、一起吃饭,帮他们整理庭院,还跟他们学习英语,在自己的房间里学习、睡觉 …… 。

我不用为生活犯愁,爸妈给了我足够的钱,经常来电话问这问那,有几次妈妈还乘飞机来看我。他 ( 她 ) 们不仅花去了他们很多积蓄,还经常苦口婆心地说这说那,有几次我都烦了,我对妈妈说,我已经是大人了,我知道怎么办,我一定会考上大学,为的就是让你们高兴和那些钱没有白花。

爸爸是一家文化单位的领导,妈妈是一间外贸公司的经理。我现在知道我每年的学费加生活费至少要 20 万的人民币,爸爸、妈妈倾其所有能挣到 20 万吗?否则他们就靠借债。其实,他们已经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不少,王叔叔告诉我当年他来澳洲留学,是靠借钱过来的,来了以后就打工挣钱还债,根本没有读书;而我是靠父母借钱让我上学,还坚决要我读书,我能不好好读书、满足他们的愿望吗?

从那时起,我就十分发奋,唯一的目标就是上大学。

首先要过语言关;我的房东给了我很大的帮助。那个叫 kathy 的老太婆是不厌其烦,坚持每天都要与我说上个二十分钟。其实我并不笨,在语言中心、在回家路上,在寄宿的家庭,日复一日,朋友们说我英文看涨。 6 个月以后,在课堂上、生活中,在看书、会话上,我觉得我都已经可以懂不少英文了。在澳洲读书比在国内轻松多了,没有太多的家庭作业、没有太多的课外补课、没有父母声斯力竭的教训 …… ,我觉得读书并不困难,在 北京读书的时候,在班上中下水平的颓废心理一扫而光,我显得对方读书十分自信。

星期天,我喜欢去悉尼的达令港,那里有海湾宁静,又有都市的喧嚣,悉尼大桥、歌剧院形成象电影般的图画。我漫无边际地在海边东张西望,我不知道为什么只喜欢背着海、面对着来来往往的人群。

很快,在悉尼北区的一所学校里,我就结交了一些澳洲的朋友,也有一些来自中国的朋友,但我还是喜欢与中国同学们在一起。我们有五、六个都是同样中国背景的中国学生如一个小团体,课中休息、午餐、放学之后、周末活动都经常在一起。

我们都去哪里呢?悉尼的娱乐场所对不满十八岁的少男少女都拒绝入场,诱人的赌城 ” 星港城 ” ,每次我们试图混过去,但都被保守查身份给挡了出来,我们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游戏机室。悉尼的游戏室无论品种和花样都比北京多的多,每一种游戏我都喜欢玩,当然更多的去处还是体育场,悉尼的体育场所就是多,无论是游泳、网球、乒乓球、羽毛球、足球 …… 都能使你既容易又尽兴。当然对澳洲人狂热的澳式足球,我却丝毫没有兴趣。

在我读高二的时候,学习越来越显紧张,作业越来越多。我已经明白,我就要为上大学作最后准备。在这个时候,我经常能梦见妈妈的眼神。每天早晨我都要嘱咐自己多用点功,为了满足爸爸、妈妈的愿望,为了他们为我投入的那么多钱,我也要上大学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叫米雪儿的女孩走进了我的视线。米雪儿是个来自中国贵州的女孩。刚到澳洲的中国人大都起个洋名,主要是使澳洲人便于记忆。但我不喜欢洋名,我觉得我两个字的中国名并不使那些外国同学感到困难。

米雪儿长得很漂亮。看起来她的家庭条件不错。我们算是在游戏室里认识的,那一天我们在玩一组摩托大赛,在 4 号位子的她却一路领先,把我们这些老驾驶抛在后边,我看了她一眼,正好她也在看我,就这样我们认识了。在北京读中学时,我们几乎还有所谓男女界线,但到了澳洲,可能是 ” 同是天涯沦落人 ” 的关系,人们之间的关系很自然地交往。那天我们一起去喝咖啡,互相留了电话号码。尤其是她那十分灵气的手提电话给了我不少印象。一到晚上,我们就煲上了 ” 电话粥 ” ,终于有一天,房东老太太忍耐不住了,她敲了我的门,很客气的说,不要把电话用的太久,因为她要等女儿来电。

我和米雪儿经常出去散步、逛街,在悉尼交通十分方便,火车、电车、汽车四通八达,经常能看到与我们一样的学生在汽车线上跑来跑去。我和米雪儿一直都象一对好朋友,我不懂我们之间是不是有爱情,只是有时候想拉拉她的手,心里我还是很喜欢她,但至今我也没有勇气向她提出什么要求。

转眼就到考大学的时间,我在班上的学习成绩也直线上升,我也确实花了不少时间也参加了学校的课外补习,我只想考上大学,尤其上悉尼大学,为父母争光。

妈妈又来看我了,看出来她非常高兴,替我买了许多我喜欢的名牌衣服。

悉尼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用挂号特快专递形式投人了我的信箱,我似乎胸有成竹,并不意外,而妈妈也显得得意忘形了,看着她那灿烂的笑容,我也笑了。

那天晚上,我请米雪儿过来和妈妈一起共进晚餐,米雪儿到明年就要考大学了,但是,她已考取了驾照,一部簇新的本田跑车已经停在了她的车库里。那一晚我们笑得都很开心,妈妈是那么满足,米雪儿是那么幸福,我喝了点酒,头脑子一阵昏昏,我得到了什么?我思忖着,我觉得自己长大了,我还将在澳洲继续学习下去,又有了不少新的想法,再还继续往前走,我将会得到什么?


与“"澳洲留学生活"” 有关的文章: